Alternative content

Get Adobe Flash player

  • 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新闻
  • 领导讲话
  • 提案工作
  • 调研视察
  • 文史广角
  • 理论与实践
  • 委员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广角

一位宜兴大师的坭兴情结

——记钦州北部湾坭兴玉陶公司艺术总监崔龙喜

作者:犹杰 发布时间:2012/3/9 点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每一件作品我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但艺术是一种缺陷的美,任何作品都不是完美的,对艺术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理解,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钦州坭兴陶要做大做强,必须牢牢抓住“壮乡文化”这个母文化宝贵资源,这是一个内在的、根本的突破点。 

  他是土生土长的宜兴人,是颇具盛名的紫砂陶大师,却又和坭兴陶结下一生情缘。他说坭兴陶里有“乾坤”,他说他要把坭兴陶做得比黄金还要金贵。 

  他叫崔龙喜,一个把宜兴紫砂文化和钦州坭兴文化衔接得“天衣无缝”的陶艺大师,年过半百却依然激情满怀,执着地追求精品陶瓷艺术,用思想用文化用心灵铸造着自己心中的极品坭兴陶。 

  一次邂逅一生情缘 

  走进钦州北部湾坭兴玉陶公司的崔龙喜工作室,书香和着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大约10平方米的空间里摆满了泥土和书,各式各样的陶泥摆放在桌上,分得整整齐齐,地上还堆着十几袋。 

  “这是崔大师的实验室,平常他就在那搞研究、做设计,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钦州北部湾坭兴玉陶公司总经理郭卉说。 

  1957年,崔龙喜出生于江苏宜兴蜀山北厂的小山村,从出生起,他就走入了一个充满紫砂梦的世界。 

  崔龙喜自幼在紫砂艺术氛围中埏埴陶艺,并受紫砂史上著名艺人裴石民的启蒙。19岁,一个充满梦想的年纪,崔龙喜踌躇满志地要为紫砂付出全部精力,躬耕于自己深爱的紫砂陶。不料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因医疗事故突然离去,留下两个年幼的弟弟和一个妹妹。作为家中老大,崔龙喜和母亲挑起生活的担子。 

  生活的压力,让崔龙喜把紫砂梦埋在了心底,20岁的他在宜兴青瓷厂原料车间当了一名配料工人。 

  “往那一搁就是12年。”崔龙喜回忆说,正是因为那段经历,天天和原料打交道,把泥土属性烂熟于心,为后来做“紫砂”做足了功课。 

  1982年,崔龙喜开始制作紫砂壶,和很多人一样,他起初也是仿制先辈作品,并把仿制得惟妙惟肖当做追求的目标。作品一问世便引起广泛关注,因为所有作品都使用黄龙山地区出产的紫砂泥,不掺任何化学原料,得到客商的赞誉,一些中国台湾、马来西亚的客商都固定向崔龙喜订货。 

  随后他又尝试着创新,在壶型、工艺、材料等方面都大胆改进,借鉴青铜器、瓷器、木雕、石雕、明代家具等精美工艺和造型,将深厚的历史文化运用于紫砂工艺,独创“龙喜砂宝”陶艺品牌。业内人士称其“以民俗文化为内涵,意境高远,技艺纯熟。” 

  一直以来,崔龙喜始终坚持以“壶文化,文化壶”结缘八方。 

  2006年12月有十件作品被中南海紫光阁国礼中心收藏; 

  2007年接受中央电视台《乡土》栏目大师系列人物专访; 

  2008年11月,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邀请,举办《崔龙喜陶瓷艺术作品展》; 

  2009年,江苏南通市高三语文调研试题以“崔龙喜紫砂艺术”为题,设标准答案为“崔龙喜的紫砂壶作品被赋予中国紫砂艺术哲学旨意,将中国艺术诗境和画境融入砂壶的创作中,在艺术美的层面表现物象的思想深度”…… 

  然而,正当崔龙喜在宜兴紫砂艺术界名声大噪,大红大紫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位宜兴大师与钦州坭兴陶相逢。 

  2006年,崔龙喜随中国剪报社社长王荣泰来钦州调研,离开时随手带了一袋紫红陶土回宜兴。“没想到这一次邂逅却结下一生情缘。”崔龙喜回忆说,原本带着试一试的心态,把紫砂技术运用于紫红陶土做一把壶,不料做出来色泽光滑、质地圆润,甚是喜爱。 

  原来紫砂技术和坭兴陶也能天然融和,因为对陶艺的执着,崔龙喜再次赶赴钦州,实地采土样、考查土质,在实验室千百次配制烧作,三年精心研发,终于成功推出“喜庆壶”,并被选为东盟博览会国家领导人指定茶具,其中一把还被东盟博览会组委会永久收藏。 

  2009年11月,钦州北部湾坭兴玉陶公司成立,崔龙喜出任艺术总监,投身钦州坭兴陶事业的发展。 

  正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坭兴陶里有“乾坤”“钦州桥畔紫烟腾,巧匠陶瓶写墨鹰,无尽瓷坭无尽艺,成功何止似宜兴。” 

  从最初的“巴拿马之光”到“比利时荣誉”,再到后来的“联合国认证”、“国家级名录”、“世博特许”,坭兴陶蜚声海外,誉满环宇,历经千年兴衰沉浮,位列四大名陶。“虽然如此,但在众多知名陶器店却鲜见坭兴陶的身影,大量收藏更是无从谈起,”崔龙喜说,不曾想这在烈火中天然窑变的坭兴陶却是承接千古、绵延未来的文化魁宝和艺术奇葩,里边大有“乾坤”,极具价值。“火焰晃晃,光影烁烁,热焰流丹,窑变乾坤。”崔龙喜认为,这是在描述坭兴陶,也是钦州人千百年来自强不息、实干苦干敢干的真实写照。“坭兴陶要做大做强,必须牢牢抓住‘壮乡文化’这个母文化宝贵资源,这是一个内在的、根本的突破点。”崔龙喜说。 

  从来钦州的第一天起,他从认知壮乡文化、继承和挖掘壮乡文化出发,努力把壮乡文化深度渗透到坭兴陶艺术设计制作中,最终达到发扬壮乡文化的目的,“这是我始终坚持的方向和原则。” 

  无论是中华白海豚、壮乡铜鼓、绣球还是壮锦,崔龙喜都有独到的见解。他说,这些都是坭兴陶创作永恒的文化财富,是很多地方无法比拟的,在陶艺创作中,要细致入微地认知这里面看似平常,实则神秘的元素,要更大程度运用好表现好。“坭兴陶里有‘乾坤’,钦州提出要把坭兴陶打造成钦州文化的支柱产业。”崔龙喜说,对于钦州坭兴陶陶艺创作者来说,首先是要艺术观念,敢于接受外来思想,善于向民族特定文化,向民族发展历史,向民族独特个性和独特感情方面汲取营养,创作出具有“自强实干、融和共赢”钦州精神的陶艺作品。他要把坭兴陶做得比黄金还要金贵 

  曾经,坭兴陶以实用性为主,“坭兴茶杯成双对,一壶好茶斟两杯。”如今,坭兴陶正在向艺术性迈进。“他要把坭兴陶做得比黄金还要金贵。”说起崔龙喜,郭卉脱口而出。

   早年做壶崔龙喜是为了养家糊口,现在是把它作为毕生的事业和心灵的寄托。 

  郭卉说,崔大师做壶,是一招一式寄予信念、一点一滴感悟心得、一寸一寸切割光阴,是用心在做,有时候几个月下来也才做得一把壶。 

  对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坭兴陶烧制技艺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人帡评价:“因为用心做的才称得上作品,否则最多只能算是产品。”

   郭卉介绍,目前深圳一家汽车销售公司,一直以来都是卖车赠送黄金给客户,这次来钦州考察时参观了钦州北部湾坭兴玉陶,决定将赠送客户的礼物由黄金改成坭兴陶。“我们正在洽谈这个项目,如果成功,崔大师要把坭兴陶做得比黄金还要金贵的梦想将迈出重要一步。”郭卉笑着说。

   崔龙喜在创作过程中,善于汲取古陶、青铜里的精粹,在书画艺术中探求神韵,使之化为自己的心得。 

  在宜兴做紫砂时,他借鉴唐代韩滉《五牛图卷》,创作出独具风采的《神牛》;通过对良渚文化的考察,创作出构思奇特的《良渚玉琮壶》;通过对古代三足龙头青鼎的反复揣摩、理解和提炼,创造出具有浓厚古文化意境的《龙洗壶》…… 

  在钦州做坭兴陶时,他融合大自然的美,融合壮乡文化的美,以壮乡文化为母本元素、以北部湾、三娘湾风情为造型创造出坭兴陶中的经典《一壶融情北部湾》,读《万寿大典》由感而发创作出被世博会广西馆永久收藏的万寿樽…… 

  “这么多作品,最满意的是哪一件?” 

  “每一件作品我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但艺术是一种缺憾的美,任何作品都不是完美的,对艺术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理解,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最满意的作品肯定会在以后问世。”崔龙喜笑着回答。

  在崔龙喜眼中,坭兴陶有灵气,是灵动的,能吸收壮乡文化的精髓,表现壮乡特色,是钦州甚至是广西的一张文化名片。 

  “我打算在滨海新城买套房子,在钦州定居。”崔龙喜在采访结束时告诉记者。看来,这位宜兴大师的坭兴情结还将永续,继续为钦州坭兴陶文化和宜兴紫砂文化搭起一座交流沟通的桥梁。 

  本文来自: 钦州报业网(http://www.qzrb.com.cn)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