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content

Get Adobe Flash player

  • 首页
  • 政协概况
  • 政协新闻
  • 领导讲话
  • 提案工作
  • 调研视察
  • 文史广角
  • 理论与实践
  • 委员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广角

钦州鳌洲书院

作者:吴龙章 发布时间:2015/1/7 点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鳌州书院位于原钦州镇一小与三中之间土地上。在明清时期钦州城外有一条蜿蜒晶莹的小河道,从今钦州城二马路口下经今三宣堂大门旁、镇一小、牛圩坡革命烈士墓、三中西边流去,直到钦州三桥西端与钦江主河道合流;上经广州会馆、新兴东路南边直到钦州一桥西端与钦江主河道汇合,其中在钦州城一马路有一条河与主河道相通。小河道与主河道之间有两个土质肥沃而风光秀丽的小洲,上面的那个叫做鸿飞洲,下面的那个叫做鳌鱼洲。鳌鱼洲的地形上头大下端小,酷似一条迎水而上的鳌鱼,栩栩如生。和冯敏昌所说的:鳌鱼洲“中江而出,大浸不没,此地肺浮金……”有相形之处。

历来钦州古民都把鳌鱼洲视为“州城内局锁钥”、“中流砥柱”的风水宝地,吉祥土壤。所以,明神宗(朱翊钧)万历年间(1573年至1620年),钦州先贤们就在此鸠工庀材,破土动工,战风斗雨,艰难创造,建起一个官立的书院,名曰“鳌州书院”。(按:笔者认为“州”可能为传刊所误,“州”,应作“洲”)让州城彦秀在这个文化摇篮里从师交友,阅史研经,奋笔为文,步步折桂,辅世长民,建功立业。

沧桑幻变,乃宇宙之常理。时光流逝,风雨交作,山洪暴虐,洲岸为江水所啮,书院墙垣被风侵雨蚀,蛇穿鼠窜而陆续坍塌,学士四散,令人触目神伤,不胜唏嘘。

今古咸知,夫文章乃经国之大典,不朽之盛事。然而经天纬地之文章,辅国长民之良才,都不可须臾离开学校教育,而教育又必须有完好的黉宫和师资。舍此则无从谈起。是故延及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绅士彭天泽郑重地发起重建书院的倡议,州民闻讯,群情踊跃,风起云从,捐资献物,筹谋测算,群策群力,艰苦经营,精雕细琢,时历经年,才建成一所设施完备、风光亮丽的书院,更名曰“回澜书院”。这一更名,窃以为有这么两重意思:一是鳌鱼洲“中江而出”,清水环流,大浸不没,大有“回澜”之状,二是书院重建,文彩光华,学士骎骎,龙腾虎跃,秋闹报捷,亦大有“回澜”之实。名实相辅,人才鼎盛,善矣哉!初为私立,嗣后,知州刘业勤查出被州人陈某侵吞原书院学田140亩,严令其退还,交给书院收取田租,作为掌教薪水及学生膏火费,又捐俸银100两生息,以补助学生膏火费不足之事。于是,书院变成公立,校舍日臻完善;典愈加充实,庠序娱眸,光华夺目。良宵,灯火熊熊,溢彩流金;四时,书声朗朗,风哕龙吟。学土咸集,诚为一时之盛。斯时,敏昌正值髫龄,精神焕发,才思敏捷,因而毅然由“方梅轩”转学到“回澜书院”,从师受业,焚膏继晷,诵史研经,奋藻摛文,孜孜不倦,他来到书院目触此盛状及乡贤相传当年州民忘我重修庠序的佳话,而极其亢奋地说:大众“鸠工庀材,百绪皆作,其少壮之趋事赴功,父老之运筹布算,盖有视众事如家事,几忘其兴竣之绵历岁时者,是为一州之大兴作。阁既成,云楣绣拱,鸟草翚飞,其光气熊熊,照耀于中流两岸。而上烛于霄汉,迴映于州城者千万状焉,真奇构也。阁既成,复建讲堂三楹,院门魁星楼三楹,缭以群房,甃以砖道,众名之日‘回澜书院’。于是,州之俊秀子弟,读书于其中,弦歌间作,波涛答响,其乐无方。”由此可见书院当时盛况之一斑,令人振奋而自豪。由斯盛况,敏昌极其崇仰乡亲父老兴学育才的大恩大德。他说,此乃“吾钦耆旧”大德“不朽之功”。是的,前贤尝云:文章是不朽的盛事,而建校育才,造就众多饱蕴经国文章之贤士,那不是更为不朽之盛事吗?

环眸盛状而顾己身,冯敏昌又非常兴奋地告诉我们:予“及少壮,遂得读书于其中。”是的,怎能不亢奋?怎能不自豪?生活在此尼山款款,凤哕龙吟;泗水汤汤,鲲鹏奋发的地方——“回澜书院”应该值得自豪。况且,在回澜书院从师问道,茹古含今,融会经史的黄金岁月,既是为他日后平步青云,升堂入室架起了璀璨的云梯,更是使他百尺竿头,蟾宫折桂,科举扬名的响亮雄声。回顾冯敏昌向科峰攀登的足迹,我们清楚地看到,他从回澜书院到广东肇庆端溪书院,师从陆大田先生,英才勃发,学冠群雄,成为东粤儒林之名士,再到英才荟萃的广州,得到鸿儒学使张若溪先生录送而入粤秀书院,学业骎骎,日上竿头。于穗又幸遇名倾朝野的京城大学士翁覃溪(方纲)的赏识,审阅其《金马式赋》等文时,称他是“南海明珠”,文声大振。未几,又随翁赴京。在翁的悉心指导下,鏖战荆围,荣登进士第三名,入翰林院,参与编修“四库全书”(能有资格参与四库全书编修者,广西唯有他一人)。后又成为会试同考宫,选士录才,四海扬名。他留下的文化遗产(诗文),是壮族古贤遗著之最,九州驰誉。他在《重修回澜书院引》中回忆所言:“迨后余幸登贤书,入史馆”云云,即此之谓也。

诚然不仅冯敏昌得益于回澜书院,许许多多人士亦然。正如敏昌所说:“乡之俊彦,或抡魁,或拔萃,或以吏治兴,或以武略奋,人咸谓得斯阁回狂之力,信耶?否耶?”信也。且不仅乾隆年间人士笃信,后来的人士都诚信,钦州父老都深信。这是因为,谁都知道,宁原悌的史笔敢于据实忤旨直书巢事(唐室的隐史)而声传朝野;谁都知道,冯敏昌勇于抨击奸相和坤的卑鄙行径而名扬天下;谁都知道,刘永福、冯子材两位民族英雄敢于联肩发兵抗击并打败法国侵略者而震惊世界。总而言之,文既占魁,武亦拔萃,举国崇仰。

鳌鱼洲这块风水宝地上代出雄豪的文武摇篮——回澜书院,理应加倍珍惜和保护。然而时光荏苒,人事代迁,山川依在,而景物无恒。斗转星移,雨蚀风化,“魁楼与讲堂皆圮,故读书者人咸散去”。惟馀一阁,亦已荒芜,众感其危,人不敢登而倡言毁之,敏昌闻之慨然。迨及鱼山辞职回乡丁母忧,庐墓三年制满后,于清嘉庆九年(1804年),冯敏昌“以事过洲,再视斯阁,则其所谓云楣绣拱,鸟革翠飞者,虽少新色,而坚好不异于前日……(于是)因复与诸同志,再聚国人而谋之,合以为修之便,因议设簿醵金,分番执事,将使阁之旁屋,毁者复之。阁之上盖,乱者葺之;阁之铺板,缺者补之。完其门窗,新其粉垩,使斯阁复旧观。且拟修阁之后,”缭以周垣,树其门闼,仍其“回澜书院”之名,以为子弟好学者诵习之所,且以捐资所馀生息,为九日于斯阁登高之费。“并议登高必有诗,佳诗必付刻,或刊板,或勒石,以为山川生色。”这就是冯敏昌为振兴钦州教育,培士育才而提倡并重修回澜书院的周密计划与美好愿望之功,亦当为不朽之盛事也。

在冯敏昌的缜密规划和努力倡导下,州城俊彦父老,闻风而动,醵全捐料,献计出力,披星戴月,日夜奋战,一年有几,一座美轮美奂的回澜书院又展现在鳌鱼洲这块风水宝地之上,红墙绿瓦,斗拱飞檐,光华焕发,黎庶同讴,学士咸奋,文运隆兴。

 

(未注明出处的引文,均转引自冯敏昌《重修回澜书院引》,民国《钦县志》第四册卷十三文艺志)

 

本文来自:钦州文史(文物古迹专辑)第16辑,广西人民出版社,2013.12。

返回页面顶部